eng
competition

Text Practice Mode

為什麼外星人要隱藏起來?

created Sep 8th 2014, 19:05 by


3


Rating

44 words
1 completed
00:00
在其他星球上有生命嗎?
他們在這裡,在我們的行星,拜訪我們,看著我們?
如果外星人在周圍,為什麼他們不向公眾透露?
為什麼他們不告訴一個有影響力的國家元首,或者他們告知聯合國?
這些來至那些相信在其他星球有生命的人的問題,這些有效的問題。
如果有UFO的照片和影片,以及被接觸的人說:他們與來至外太空的人交談。
如果這是真的話,為什麼他們不公開出現?
為什麼他的存在這麼令人生疑?
或許大概所有這些只是一場幻想?
在這段影片中,我們將會涵蓋這些問題,根據我們所學習的,在做了一項關於一個最重要的個案調查之後:Billy Meier的個案,他提供最好的證據。
 
外星生命
 
很久以前,如果有人說地球是圓的,這個人會被當作是瘋子。
如果地球是圓的,它怎能在太空中被撐起來,如果它如此巨大和沉重的話?
而且在另一邊的人,他們不會掉下去嗎?
這個想法在那時很謊謬,而且違反普通人的個人體驗。
今天我們所有人都相信地球是圓的。
如果有人不支持這個說法,而他繼續相信地球是平的,他會被認為是無知或宗愚昧。
今天這個說法很普遍而且眾所周知。
我們甚至看到我們脆弱的星球的圖片,漂浮在太空,而且我們看見它不是平的,它是圓的。
很好,就外星生命而言,如果有人今天說他肯定在其他星球有生命,或者甚至他已經看過來至外星的飛船出現,或者他說他已經與他們接觸,與外星人,他可以被認為,毫無疑問就像是一個傻瓜或騙子。
大概在未來會截然相反。
外星生命的存在將會成為一個人盡皆知的事實,而且大概我們會和他們有正式的關係,與來至其他星球的生命。
並且在未來,如果有人不相信其他星球有生命,他會被認為是無知或瘋子。
所以,一些基於我們現在的經驗,今天看似是錯誤,在未來可能被當作是普遍的真理。
這也會發生在外星生命這個課題上。
今天我們知道我們在夜空能看到無數的行星環繞恆星。
Kepler太空望遠鏡已經發現了它們之中的很多,它們之中一些溫度與地球相似。
而且僅我們的銀河系就有很多行星被認為維持著生命。
我們相信那些不利的環境例如金星,有著壓倒性的大氣壓力,含有酸性的雲,以及攝氏460度高清的地表,不能,在任何情況下,維持生命,甚至微生物也不能。
今天我們知道在幾千米深的海洋,在比金星更極端的條件下,有著許多存活的生命。
那麼,期待在不利的環境下找到微生物,例如金星的表面,似乎並非不現實。
一些科學家聲稱地球是我們太陽系唯一擁有生命的地方,但他們當中一些承認在其他地方有可能有微生物,不單止在我們的行星。
有些說在火星也許有生命。
今天,大多數人相信其他星球很有可能擁有生命。
但是有少數人他們不相信外星生命,例如一些對最近的科學發現沒有充足研究的人,或者一些人有著深厚宗教信仰的人,不容許他們注視這個可能性。
同時很多人不相信來至其他星球的生命有可能目前在地球探訪我們。
而且他們當中,有科學家們說星與星之間的距離太過遙遠了,外星生命可以聯系我們,這不可能的。
一些科學家說愛因斯坦定律是宇宙的定律,不能被打破。
沒有任何東西能比光更快。
那麼,一次接近光速的旅程,會花費太多時間,而且需要大量能源才能完成。
所以,像Billy Meier的故事,他說他的外星人朋友,昴宿星人,在7小時內從他們位於500光年遠的星球來地球一趟,似乎難以置信或者不可能。
我們的科學家對嗎?
一次這樣的旅程不可能以這樣一段短的時間完成,而且要花上超過500年?
或者我們的科學家還不知道一些仍然需要被發現的定律?
 
打個比喻
 
讓我們假設我們是土著,居住在一個孤立的小島上。
因為我們除自己外從來未見過任何人,這個被遺棄的小島居民在無盡海洋的中心,他們相信自己是宇宙唯一的生命。
我們可以看見,在遠方,細小的隆起物在地平線上,有可能是其他島嶼。
但是我們的科學家,就像部落的薩滿一樣,不肯家那些島嶼是否和我們的一樣,有著棕櫚樹和人類。
他們懷疑那裡有沒有生命,而且他們宣佈我們是唯一活著的生命。
還有他們,我們的薩滿或科學家,他們非常博學,已經計算了我們不可能有一天到達這些島嶼,而且沒有人可以游得那麼遠。
就算使用獨木舟,這是我們最先進的科技,船員需要的食物也不足以支持一次長途的旅程。
所以,如果那裡有任何人,他們也不可能到我們這裡來。
然後,我們的科學家會說:「那些吹牛者聲稱看到來至遙遠島嶼的陌生人探訪我們,都是騙子而且沒有任何科學根據。
那裡沒有生命,而且如果因為某些原因,那裡有人,他也不能到我們這裡來。
一次長途的旅程是不可能的。
這是一條不可被打破的定律。
如果任何人嘗試,他會死。」
很好,如果有一天我們看見有人在一艘快艇上經過那麼會發生什麼?
或者如果其中一個奇怪和不明飛船,這樣似乎打破我們知道的物理定律,降落在我們的島上,而且從中,奇怪的生命走出來並說:「哈囉」。
如果我們在這樣的事件造成的震驚中存活下來,這會完全改變我們的生命。
我們的領袖會感覺受到威脅,而我們建立的宗教會完全瓦解。
也許,那些來至遙遠海岸的旅行者,讓我們逐步地看到他們,而且他們會慢慢的過渡而不影響我們的存在。
那些陌生人,在他們的飛船中旅行,相比我們島上的土著有著更高級的演化,都很敏感,而且他們可能有一個計劃,漸漸地控制改變,使我們認識到我們並不孤單。
現在想像一下,在我們假設的小島中,來至遙遠海岸的旅行者,靠近他們其中一艘船到我們的海邊。
但是他們用一堆樹枝偽裝,而我們,島上的土著們,我們看成一堆漂浮在海上的普通樹枝一樣。
但是,同時,他們,那些旅行者留下蛛絲馬跡,顯示這並不如它看起來那麼簡單。
大概,如果我們觀察得更仔細,我們會發現那些樹枝逆水流漂浮。
而且我們可能同時注意到樹枝之間的金屬部件,是我們所未知的。
如此,不相信那裡有生命的印第安人,他們會很快忽略這次目擊,而那些更好奇的人會發現蛛絲馬跡,跡象顯示這並非自然情況。
而且,如果來至遠岸的旅者,決定接觸他們當中的一個,一個印第安人,並且與他對話,然後他們給他解釋他們在我們附近存在的原因,我們將會認為他是一個傻瓜或一個騙子。
但也許,我們中的一些人,對於其他地方的生命越來越感興趣。
越來越強烈的興趣,所以最終自然在村民之中流傳。
而每一天,那些旅者將會更明顯,直至我們準備接受他們的存在為止。
 
那麼,如果他們在……這裡呢?
 
很好,考慮到外星生命存在的可能性。
想像太空旅者,非常聰明,而且比我們更先進,而且他們已經在過去到過地球。
現在他們在觀察著我們,但他們不能公開干涉,因為有可能為我們的相仰系統帶來一個負面影響。
但是他們,太空生命們,同時,想控制過渡,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將會不可避免地意識到現實,我們在宇宙中並不孤單。
也許這就是現在發生的事,在我們眼前,而且我們並沒有真正注意到。
 
Billy Meier的個案:觀察樹枝的背後
 
Billy Meier的個案很容易被懷疑。
只需要快速觀看他的一些影片,以及UFO照片。
第一眼任何人都會認為這是惡作劇。
而且有很多懷疑論者。
但是……這實際上是虛假的證據?
這裡有一些例子。
1975年3月18日Billy拍攝了一些影片。
我們立即看見這是一架UFO的比例模型,由一根魚竿懸掛著,或者一根棍棒,一些可以擺動的東西。
而樹木可以作為背景,而Billy創造了虛假的透視效果。
或許那樹木是盆栽或一棵小樹,因為模型看似在其後移動。
這是我們在Billy Meier拍攝到的影片第一樣看到的東西。
有些人觀察到這影片,立即視為騙局。
或是那很多球體的UFO (結婚蛋糕飛碟)。
在1980和1981年間Billy拍攝了一些這些制造物的照片。
這個物體的底部原來是垃圾桶的蓋子,同時存在於Billy的房子中。
而那些圓球體看起來像聖誕樹的球。
而一些細小的金屬零件類似書架的托架。
第一眼,這很清楚是一個比例模型,直徑半米,由日常物品造成,Billy製造好並在一棵樹附近攝影。
或是這些夜晚的照片,一艘所謂的能量船。
很清楚這是一次雙重曝光的效果。
也就是說,Billy拍了一盞細長的燈的照片,然後蓋上同樣的底片,用他的相機,
他在夜間拍了另一張他的停車場照片。
這對於攝影師而言,很清楚是人盡皆知的惡作劇,稱為雙重曝光。
或是一張名為Asket的「一位外星女性」的照片。
Billy拍了這張照片。
但是在其他照片有一個很相似的女性,一位當時的電視模特兒,當Billy拍攝這照片時。
而且很清楚他們是同一個女性。
所以她不是外星人,而是一個已經被很多人在電視上認識的地球女性。
所以,Billy Meier的個案很容易被懷疑。
只是瞥一眼證據,不必深入的分析,任何人都可以得出這是惡作劇的結論。
然而,我在做了一次更深的分析之後已經學習到,我們可以在每一個這些個案之中發現,那些看起來看明顯的……其實並非如此。
我們仔細地研究過這證據,而很顯然,並非看起來那樣子。
它給人這樣的印象,第一眼它看起來很假,第一眼似乎是個騙局,但是在科學的分析之後,顯示出它可能不是來至這個世界。
我們在Billy Meier證據的一些關鍵部分做了研究。
似乎在提出的證據背後有著高超的智慧,而這智慧在我們的眼前隱藏著蛛絲馬跡。
只有好奇的眼睛可以看到那些象徵Billy Meier的證據的細節,並非一個騙局或惡作劇,然而有一些東西告訴我們,太空生命靠近我們,而且他們已經接觸了他。
我們已經在細節上分析了舞動的UFO影片,圍著一棵樹搖擺。
我們已經測量過每次搖擺所花的時間,而這很清楚,它連續不斷地改變。
很難用一根鋼絲繫於一支長竿上來解釋它的動作。
不容易複製它的一些特點,正如樹頂的運動,或是90度轉彎而沒有搖動。
而且它在膠卷中看起來像不連貫似的......透過慢鏡觀看,或是逐幀播放,我們發現它是一個在空間中跳躍的物體,慢慢地消失並在同一時間在前方具體化,以非常神秘的方式做到。
所以這並不是以一根鋼絲懸掛的比例模型,而是一艘在空間跳躍的神秘飛船,模仿一個懸掛模型的鐘擺動作。
我們仔細分析了圓球體UFO。
著眼於影像反射在金屬圓球體表面的大小,Billy Meier身後被他同時拍攝到的建築物,我們發現這是一個3.5米直轄徑的物體。
其底部看起來像一個垃圾桶蓋,事實上大7倍。
對於Billy而言,將它舉起到樹頂的高度它實在太大和太重了。
而我們已經發現這UFO有兩種大小。
計算這UFO那被隱藏的細節,今天我們可以很容易用簡單的電腦工具觀察到,我們知道它有7米直徑,或是另外那由Billy 在他房子前拍攝到的UFO兩倍大小。
我們看了、計算了並證實了這物體核心延伸上和下而且它的四周顯示出一種神秘的紫色光環。
我們也發現它有太多複雜的細節。
這不是一個小模型,而是巨大、複雜的盤旋天空之中的物體。
我們分析了能量船的細節,它第一眼看起來的結果是雙重曝光。
但是我們發現這是一個真實和神秘的能改變外形的光體,它與周圍的環境互相影響,照亮其下的一根電纜,透過垂直的光線,投射而下。
我們也發現伴隨的半透明球體。
這不只是一次攝影的小把戲;這是一個神秘而真實的物體。
而我們已經分析了Asket的照片。
我們對比了她和那電視節目的模特兒面容,而我們發現他們並非同一個人,因為模特兒的臉非常地不對稱,而Billy拍攝的女士的臉卻非常對稱。
而這張Billy拍的照片,在它的正確位置……左邊隱藏著另一個女性,她的面貌因為一些理由而隱藏,給人印象原本的底片已經被剪走,從而在這相片中隱藏某人的面孔。
而我們聽了一個獨立的證人的證詞,她聲稱她遇見過Asket。
她就我們一樣,她的身體也像我們一樣,但她不是來至地球。
而這個證人曾是聯合國的外交官。
所以在我們面前,也許,有一個宇宙女性的真正的證據。
此時我們都是島上的土著,侮辱著那來至被遙遠海岸的旅者所選擇的接觸者,或者忽視著擺在我們眼前的證據。
所以,為什麼他們不讓我們公開地看到他們,或者展示他們存在的無可辯駁的證據?
我們相信答案是,我們仍未準備好面對這個事實。
在這個問答上,查找很多人的反應是很令人好奇的。
某些情況下,強烈宗教信仰的人害怕面對有外星生命的可能性。
其他的人,對不實的訊息如痴如醉,圍繞著負面的外星生命,有著敵意的外表,來至一些電影或紀錄片,在這個主題上感到恐懼和可笑。
而宇宙生命對我們都是容忍和通情達理的,而他們對於嚴重地影響未準備好接受宇宙真相(在很多地方都有生命)的人們的信仰體系並不感興趣,而宇宙本身是無限生命的有機體,有著他自我的意識。
總言之,他們,外星人們,沒有興趣與現階段演化層次的我們接觸。
他們,時空旅客們,正如他們告訴Billy的,並非到此製造衝突,並非來控制我們的星球。
他們並非來引發戰爭,或者帶來和平。
他們只是給我們帶來教導。
透過接受或拒絕他們的教導,我們將會在衝突和和平之中作出選擇。
我們有責任去演化,靠自己。
我們住在一個我們必須照顧的星球上。
而當我們將來足夠的演化,從我們的腦海中除去恐懼,並積極地改變世界,那時他們就會公開地來到我們這邊。

saving score / loading statistics ...